你说你下令追击陈开,但是那赵云进了南阳之后

分享到:
蒯越满脸的苦涩,我都可了好几壶了,现在只想向外排,不想再喝啊,但是人家主人亲自敬你,你那里敢不喝呢,所以蒯越也只好硬着头皮,举起茶碗,抿了一小口,一旁的下人看到蒯越的茶碗放下,赶紧过来,给蒯越填满,蒯越一听那茶水倒进茶碗的声音,不禁的双腿一紧,深吸一口气,心说,沉住,沉住,正是要紧,切莫让此等事将自己耽误。
 
    李林好不容易见了自己,要是自己今天忽然打断了现在的事情,下一次见还不一定是猴年马月呢,蒯越无论是心理,还是生理,现在都是万分的焦急,在看李林,一脸不紧不慢的样子,喝了一口茶,还很是舒服的呼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诶……处理完公务,在何尝一口清茶,真是舒爽啊!各位说是吧?”
 
    一旁的几人纷纷点头,而来了则是看向蒯越这边,笑着问道:“异度先生,此茶怎样?可是爽口?”
 
 第二百零二章 和谈(2)
 
    蒯越一听李林的话,心里叫苦不迭,连忙说道:“某多谢辽侯以好茶款待了,但是辽侯,你也知道某的来意,我们还是赶紧说说正事吧,以免当误时间,当误了一分,百姓们也就在战火中,多一分的煎熬啊!”
 
    李林一看蒯越这个样子,知道蒯越心中一乱,更是不紧不慢的打着太极,缓缓说道:“异度先生啊,虽然这和谈之事,耽误不得,但是事关双方几十万兵马,几百万百姓的利益,也是马虎不得啊!”
 
    蒯越立即说道:“辽侯,某家大王可是诚心议和,也已经答应了前几日某与根矩先生说过的条件,不日变回将陈开以及其麾下兵马全部送到赵云将军大营,以表示我王诚意,只是某刚刚接到我王书信,辽侯!我王诚意已到,为何辽侯仍旧是要打动刀兵,已经作势还要攻击我王,难道辽侯就不为这天下百姓着想了吗?”
 
    蒯越心中本来就是心急如焚,加上下体传来一阵阵的开闸放水的意思,更是让蒯越出于一种煎熬的境地,所以这才一开始,语气就开始急躁起来,李林眉头一皱,看向身边几人,在看看蒯越,看那蒯越脸上都有些涨红,李林心中大笑不知,但是脸上还是一脸迷惑的样子,道:“异度,你这是何意?我而是下令要攻打你家主公城池了?就算是某下令赵云,张郃二位将军带领人马南下,也是秉着追击陈开的态度,对于刘景升的领土,林并没有一丝的窥探!”
 
    蒯越看着李林的样子,明显就是不承认,你说你下令追击陈开,但是那赵云进了南阳之后,陈开他们当然是要据城而守,你打下了城池,你还能不要啊?如今都打到了淯水河边,眼看着就要打进宛城了,你跟我说你对这荆州的城池毫无兴趣,你糊弄谁啊?
 
    但是蒯越脸上还是一副理解的样子,道:“陈开狂徒在阳翟所做之事,人神共愤,辽侯激怒之下命令麾下将军追击也是无措,但是辽侯可是知道,如今在许田,叶县,下蔡,辽侯麾下的三路大军都在整日练兵,摩拳擦掌,这不是要准备攻打我家大王所在汝南还是如何?”
 
    李林嘲笑的看了一眼蒯越,疑惑道:“异度先生,这军营之中,当然就要整日练兵,不练兵,这军队的素质会随这着时间的流动大幅度下降,别说在异度所说的那三路大军,就算是我麾下所有的军营,无论雨雪风霜,每日都会训练啊,不然怎么保持我幽辽军的整体素质,这样才能在战场上决胜千里啊!”说着,李林很是玩味的看了一眼蒯越,在与荆州兵的几次大战之中,荆州兵的单兵素质明显不如幽辽军,李林的眼神很是让蒯越不好意思。
 
    蒯越依旧说道:“那
    李林纳闷的说道:“异度啊,你问的有些多了吧?我军的军事机密,某怎么可以跟你所说,但是某还是告诉你,某没有攻打你家刘景升的意图!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蒯越还想叱问下去,但是忽然感到下体有些坚持不住,赶紧住了嘴,深吸一口气,算是憋住了尿意。
 
    李林幽幽说道:“某也是时刻为了百姓着想,若是还是希望异度和刘景升你们不要妄加揣摩啊!”
 
    蒯越气短,缓缓点点头,道:“好好!就算是辽侯没有再度大战的意图,乃是某妄加猜测所致,还望辽侯恕罪!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道:“呵呵,无事无事,林气量大得很!来,异度,你我喝了这碗茶,就算是把这一页翻过去了!”说着,李林再一次举起了茶碗。
 
    “还喝啊!”蒯越心中大嚎一声,是欲哭无泪啊,蒯越知道,自己这是坐着的,要是站起来,肯定是双腿发抖。
 
    李林看着蒯越有些迟疑,微微晃了晃手里的茶碗疑惑道:“哦?莫非异度还有些不情愿?”
 
    “不不不!”蒯越连连说道,现在自己一个大动作都怕自己会尿出来,身为他国使者,要是在与敌对国家议和之时,子啊大堂上失禁,这可算是天打的笑话啊,自己的脸丢光了不说,自己大王的也是跟着颜面扫地啊!
 

欢迎转载w彩票登录网站_w彩票线路检测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w彩票登录网站_w彩票线路检测 » 你说你下令追击陈开,但是那赵云进了南阳之后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