便扶着刘和向铺着锦缎被褥的床榻走去

分享到:
刘和一听,心里美的不行,笑着摸了摸貂蝉的小脸,道:“呵呵,还是爱妃心疼孤王啊,这么晚了还要起来,为孤王想着腹中饥饿,真是劳烦爱妃了!”
 
    貂蝉淡淡一笑,说道:“王你的身体就是臣妾的一切,臣妾当然要这般的着想了!”
 
    刘和哈哈大笑,道:“好!好!孤王能有爱妃陪伴,真是祖上多少代都修不来的福气啊,来,爱妃,夜里天凉,赶快回到榻上吧!”
 
    貂蝉脸一红,当然知道刘和的意思,轻声道:“好!”便扶着刘和向铺着锦缎被褥的床榻走去,刘和满脸的淫笑…………
 
    这三天,是蒯越忐忑的三天,因为自打那日见过邴原之后,三天时间,李林那边竟然毫无音信,就连自己派往汝南的快马都已经带着刘表是书信赶回,这李林竟然还是毫无动静,他到底要不要跟自己议和了?无论是同意不同意,你也要给一个痛快话啊,在许昌城里,就这么钓着自己算是什么意思啊,前几天蒯越还能忍住,谈判嘛,讲究的就是一个先机,谁要是先开口谁就输了,自己在第一天就已经输了一程,当然不能在以后更加的示弱了,必需要坚持住,但是当蒯越接到刘表的书信的时候,可是傻了眼。……ziyouge.co…
 
    “怎么……怎么会!”蒯越拿着刘表的书信,惊诧道:“这……这李元杰到底要不要和谈,某身在许昌,他竟然还要大兵压境!他……他莫非在此乃是蒙骗我,以让我王松懈,趁机攻打我土?”
 
    刘表书心上写的明白,当蒯越到了许昌之后,李林反倒没有一个要和谈的态度,反而在汝南,谯郡周围,李林的所有兵马都在蠢蠢欲动,朱灵,鞠义,田豫,三路兵马的大营之中,每日不断练兵,粮草也不断调集,嫣然及时一副要大战的态势,而在淯水河边,这样每日都会派人在河对岸对着宛城方向骂阵,霍乱居心,血杀营更是偷偷度过了淯水,南下偷袭各个小城,似的荆州百姓遭受战火,血杀营所到之处,损失巨大,刘表得知以后大怒,书信之中痛斥蒯越办事不利,命其赶紧与李林商谈妥当。
 
    蒯越眯着眼睛思索半晌,对外喊道:“快!备车,我要去见辽侯!”
 
    今日不仅是刘表传来书信之日,也是李林所接待所有军政要员的日子,李林在许昌执政,当然不想每日忙碌,城内最大部分的政事,还是邴原,华歆等人当家,而每月逢一,逢七的日子,李林都会在辽侯府前堂安坐,若是有哪些政事需要李林处理的官员,皆可以直接面见李林,李林也会着手处理,而在许昌城内掌管政事的大小官员,也会在下面旁听,方便李林支使,而最为主要的是,在每月的初七,十七,二十七三天,只要是李林之下的百姓,皆可以直接面见李林告状,你要是遇到了那些官员贪赃枉法,某还人命,你跟当地官员告状无用的,皆可以在当天来到许昌辽侯府告状,这也是李林想出的上访政策,也是为了防止自己麾下这些官员糜烂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虽然自己这边选拔官员的制度很严格,但是如今在这中原大地,李林任用了不少大部分的官员还都是投降自己的曹军官员,这也都是为了快速稳定官场,但是难免会有糟粕存在。
 
    李林在北平之时,大部分官员都要通过大学的考核,上了一定品级的官员,还有通过自己老是管宁等一些人亲自检查测验,饭可以通过,所以自己在幽辽的官员倒是大部都是品行端庄,再加上一般都是出自大学之中,都可以叫自己学长的,当然不会错,但是如今在中原,大学的发展月推广受到了不少的阻塞,除了资金和人员问题,其中也有一部分乃是中原各大世家的阻拦,毕竟以前读书人大半出自世家,这样也是世家子弟才有更大的机会成为官员,而李林的大学制度,是给了寒门子弟学习的机会,出身寒门,当然对于这个学习的机会更加的珍惜,所以会比那些世家子弟更为刻苦,而李林爱用寒门子弟之名世人尽知,这让世家的人往哪里放啊,而世家不敢反抗李林,但是聚集起来抵制一下李林的一项政策还是绰绰有余的,中原不必幽辽,各大世家盘横交错,李林刚刚在此不久,有无法用强硬的手段,加上如今不少中原职位都是那些老学究把控着,虽然无有实权,但是影响力犹在,李林无法来硬的,更加不会像在北平一般,一夜之间杀进世家,其实郭图杀的那些世家,大部分也都是从商的大家族,或是大地主,而这真正的大世家,都是就像是袁家,蔡家那样,子弟遍布朝堂。
 
    

欢迎转载w彩票登录网站_w彩票线路检测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w彩票登录网站_w彩票线路检测 » 便扶着刘和向铺着锦缎被褥的床榻走去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