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恨铁不成钢很是无奈的说道

分享到:
大汉豫州颍川郡,许昌城之内,只看到了一伙有趣的人,以为白衣之人,站在两排金甲铁卫只见,手舞足蹈,比划让人捉摸不透的手势,而两旁本来犹如豺狼虎豹办的士兵呢?一个个站立的笔直,嘴里面确实不停的喊着“上朝,上朝!”的字样,这上朝是啥意思啊?没人知道,但是谁也不敢违背眼前人的意思,谁让眼前这个不着调的人,就是手握半壁大汉江山,也是本书的猪脚李林呢?
 
    只看李林就在这两排金甲护卫只见,来回的一边走,一边摆动着双手,一边很是哈屁的点着头,这金甲护卫可是护卫营,在被人眼里高高在上的护卫营,但是现在,他们在李林的眼里,就是解闷的工具罢了。
 
    李林心里郁闷,战事平息,自己理应赶紧处理政事,造福百姓才对,但是一看这一马车一马车来过来的书简,李林一个头两个大,真是搞不定,自己搞不定,那就赶紧让别人搞呗!那些老头子着呢大岁数了,李林也不怕他们造反,所以大权交给伯父邴原,自己每个月简单的上半个月的班,其他时候就在家里调戏调戏老婆们,逗逗孩子,但是这也有腻歪的时候啊,李林就想了各种各样的招数消遣,而现在,正是李林吃饱了撑的时候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你说这手里有那么大的权利有啥好的!整天累死了,跑出来还要轻视一下老头子!”折腾累了,护卫们喊得口干舌燥,李林在一旁喝着蜜水,一边嘀咕着,护卫们也是不见外,李林下令休息,也都是赶紧拿出水袋喝着水,只有方方一人在李林身边晃荡着。
 
    “嗯!”一声熟悉的清嗓子的声音,只看一旁东倒西歪的护卫营将士们,忽然一怔,赶紧起来站好,在他们眼里,眼前之人可比自己的主公要可怕的多。
 
    “啊!”李林含糊的叫了一声,一听这个声音,还有自己护卫的动作知道谁来了,赶紧起身,一回身,拱手一拜道:“伯父!”
 
    伯父,让李林这样惊恐的还能是谁,当然是邴原,只看邴原满脸愠怒之色,对于这些护卫来说,李林没架子,甚至有时候就跟一个泼皮无赖一样,猥琐的紧,都是贴身的护卫,当然知道李林的脾气秉性,在李林面前很是轻松,想怎么样都行,当然了,不能当误正事,要是因为他们的疏忽,让李林处于险地,那他们都不用别人动手,自己就自裁得了,但是这可是在许昌里面,李林的治所,哪会有太大的危险,虽然上次的跟踪无人尽死的事情还没有平息,但是对于护卫营来说,这一点还是有信心的,定然不会让李林在许昌之中有危险发生,但是在李林面前可以很随意,在被人面前可就不一定了,特别是像邴原这样,十分注重上下尊卑等级,礼法的人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哼!”邴原没好气道哼了一声道:“说了多少次了,现在你是主公,应道老夫拜你才对!”
 
    李林一听哪里敢辩解,含糊的点点头,道:“哦哦!知道了,伯父说的是!”说完,便直起来腰。
 
    邴原拱拱手道:“老臣拜见主公!”当然了,跟李林也不必弯腰下拜。
 
    李林端正的说道:“哦!伯父有何事?”
 
    邴原一挥手,身后走过来一人,手上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,李林是多么希望里面是什么美味佳肴啊,可惜了,这里面是一大堆的竹简,应该是邴原要让自己看的奏折,家业打了,你妈奏折也是成倍的晚上翻涨!
 
    邴原缓缓说道:“主公,这些都是今天需要主公决定的政务!”
 
    李林一脸苦逼相,苦苦的说道:“伯父,这些你决定便好,伯父之才不下于某百倍,定然比林要处理的好得多!”
 
    邴原看着李林一脸不情愿的样子,有些恨铁不成钢,很是无奈的说道:“此乃关键之事,必需需要主公定夺,下官不敢妄动!”
 
    “我这…………”李林很是无语的看着邴原,不过邴原忽然话锋一转,接茬说道:“不过下官和几位大人已经在下面做了批注,还有我们共同商议的方法!主公可以看一下!”
 
    “哦…………”李林立即咧嘴笑了出来,心说“还是伯父心疼额啊!”立即点头道:“好,既然这般,某处理之后,定然送到伯父手上!”
 
    说着一挥手,方方便接过来邴原身后那人所费力端着的托盘,这就是幽辽军的汉子啊,这要是一般的下人还不累死。
 
    邴原点点头,随即一听腰板,看着李林,缓缓说道:“好了,政事没有了,说一下别的!”
 
    李林疑惑的看着邴原,道:“哦?”
 
    邴原眼睛一瞪,骂道:“你这个臭小子,敢说我是老头子,告诉你,老夫耳朵可是灵敏的很!”
 
    李林赶紧弯下腰,这是老头子又发威了,赶紧道: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伯父,不说了嘛,老者,长也,头者,首也,子者,敬也啊,侄儿这是尊敬你啊!”
 
    邴原一摆手道:“你也别唬我了,看看你,一点没有一个主公的样子,整日跟着这些兵丁插科打诨,若不是府内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一看这是要长篇大论啊,赶紧制止道:“侄儿知错啦,知错啦!”
 
    李林大叫了几声,打断了邴原训斥的话,就看到跟在邴原身后的几人直乐,就连邴原连带这骂了护卫营士兵都不禁笑了出来,李林没好气的说道:“喂喂喂,你们笑啥啊!”
 
    说着一直邴原后面一人,怒声的说道:“就你!就你!说今天都干啥了,干的怎么样,还笑啊!”
 
    就看那人赶紧笑意一收,低着头说道:“今天跟着几位大人前往兵曹,查验军械改换登记的几路,又去了簿曹查看钱粮,有阅览了十几份各地的奏折!”
 
    李林没好气的说道:“急着要好好学知道了吗?”
 

欢迎转载w彩票登录网站_w彩票线路检测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w彩票登录网站_w彩票线路检测 » 有些恨铁不成钢很是无奈的说道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