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要是你家刘景升还要硬撑着

分享到:
蒯越一咬牙,就好似在喝毒药一般,近似于低声嘶吼一样,道了一声“喝!”便是“咕噜咕噜!”把碗里的茶水喝了下去,李林调笑的看着蒯越,缓缓的喝光了自己的茶水,心里大笑道:“呵呵,老子看你还能憋多久!”
 
    蒯越的茶水喝完,下人很是时候的再将茶水填满,蒯越现在都想掐死这个给自己倒水的下人。
 
    蒯越还是赶紧不如正题,说道:“既然这样,辽侯,我家大王诚意已到,还希望辽侯能够与我就爱大王重归于好,两家罢兵,致力于造福百姓,以恢复我大汉声势可好?”说着,蒯越就紧盯着李林的动作,就算是李林点一下头也好。
 
    但是李林却是眉头一皱,说道:“异度啊,当日可是你家主公不计较天下百姓,出兵伐我啊,如今又要议和,恐怕就单单叫出来陈开和他的兵马,有些不够吧?”
 
    邴原这个时候也帮腔说道:“异度,那一日老夫已经跟你说过,交出陈开以及其麾下兵马,乃是你家刘景升与我主公和谈的前提,但是这可不是你们和谈的条件啊!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”蒯越一惊,李林和邴原这意思,看来是刘表就交出来陈开和那几千的人马是根本不够的,还要再给李林才愿意退兵。
 
    蒯越道:“辽侯,那时候我家大王确实是被小人蒙蔽,才回出此下策,伤了两家的和气,如今我王已经幡然悔悟,惩处奸臣,愿意与辽侯重归于好,还望辽侯明鉴!大战之下,两家皆有损伤,辽侯切莫……切莫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听了蒯越的话,明显是不愿意多给,一摆手道:“哼!你家刘景升无道伐我,如今竟然知道不敌我军,就要随随便便的撤回去?你以为我李林是你们想打就打,想撤就撤的吗?呵呵!古代作战,战败一方,各地赔款乃是管理,你家大王不知道吗?”
 
    蒯越气恼的说道:“辽侯,我家大王乃是念及百姓安危,不愿意再战,何为战败,我家大王仍有精兵十余万,战将数百人,怎有败势?”
 
    李林邪笑着看着蒯越,幽幽说道:“既然无有败势,你现在在我这里是何意啊?异度啊,告诉你家什么,什么楚王啊,没有那个本事就别装了,如今我三路人马已经加上孙权一路,已经包围了汝南的四面八方,而我赵云,张郃两位将军也已经打到了淯水河边,可要知道,这淯水是何物啊?要是我大军沿着淯水南下,呵呵,一路到了襄阳何时不成问题吧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!辽侯!”蒯越大骇,指着李林道:“辽侯!你刚刚不是说对我家主公城池并无窥探,汝南三路人马也并无攻打之意,你现在所说这又是何意!”
 
    李林一摊手,笑道:“对啊,我本来没有这个意思啊?但是要是你家刘景升还要硬撑着,不愿意服输,那我刚才说的话,就是刘景升以后的遭遇,异度先生,你聪慧绝伦,我的话的意思,你应该明白吧?”
 
    “我这……”蒯越低下头,眼珠子乱转,看来这辽侯是胃口不小,蒯越缓缓说道:“辽侯,我家主公愿意,为辽侯送来二十万石粮食,以包赔辽侯此次作战耗费粮草,可否?”
 
    二十万石,数目可是不小,那是对于刘景升已经经营了这么多年的荆州来说还是拿得出的,在荆州刘景升富得流油,粮草堆积如山,还不如直接拿过来给了李林,换来和平,不然也是放在粮草里面等着发霉,而对于荆州这几年的无有战事,粮食丰收来说,中原地区连年征战,就连名为中原粮仓的徐州,库存的粮草也是已经不多,蒯越敢断定,李林现在一定缺乏粮草,所以自己这二十万石可是很有诱惑力的!
 

欢迎转载w彩票登录网站_w彩票线路检测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w彩票登录网站_w彩票线路检测 » 但是要是你家刘景升还要硬撑着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